新闻哥:记者节,致敬那些曾经挺身而出的人

2018-11-08 20:25

今天哥看到了一组数据,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统计,截止到今年11月2日,全世界一共有88位记者遇难,有的在采访中死于战乱、有的抨击政府人间失落、有的追踪毒贩遭遇暗杀……

趋利避害是任何生物的本能,而他们却在危险、不公、黑暗眼前,选择了挺身而出,在哥看来都是英雄似的人物。

11月8日,中国第19个记者节。哥这里想跟大家聊聊那些曾经星光灿烂的中国记者,你或很多多少少听说过他们的故事,他们手中的笔都曾有千重山的重量,影响过无数人。

崔松旺:《智障奴工》

下面这位小眼睛胖子就是崔松旺,在2011年写过一篇报道《智障奴工》。

他是河南电视台的记者,当年河南有大量黑砖窑,而到底有多黑没人知道,举个例子,央视记者来报道黑砖窑时,采访车被不明职员拦截砸了。

为了揭露黑砖窑,崔松旺选择了卧底暗访,他连续4天在火车站假扮智障职员,拣烟头、要饭,为了让人相信自己的身份,甚至抢食地摊上别人吃剩的凉皮,终极蒙混过关,被人贩子以500元的价格卖进黑砖窑。他也见证了一个真正的暗黑世界,在里面稍有偷懒就被打一顿,看到工人被皮鞋抽脸、皮带抽下体。

崔松旺趁喝水的间隙逃脱,黑夜中在玉米地里跑了三个小时才得救,后来协助警方端掉了黑砖窑,30多名智障奴工被拯救。2011年9月4日,在报道面世的那一天,崔松旺名扬全国。

恶势力盘踞的黑砖窑赤裸裸暴露在阳光下,成了过街老鼠。

社会有黑暗吗?

有,但只要有人勇于去戳他一下,阳光终究会照进去。

只是当时有人质疑他这么做为了赚钱,但这则报道给他的收益,只有稿费。

简光洲:没错,那个涉嫌三聚氰胺的奶企叫三鹿。

三聚氰胺过去10年了,那一场对中国乳品来说毁天灭地的丑闻至今余波犹存。2008年9月11日之前,关于三聚氰胺的质疑就曾不断出现,只是出于对金主的照顾,大家都遵循一个不点名的潜规则。

那年9月11日,中国乳业的“911”,上海《东方早报》记者简光洲的一篇《甘肃十四名婴儿疑喝三鹿奶粉致肾病》,首次指名道姓,涉案企业就是三鹿。

随后全国22家着名奶企被查出涉及三聚氰胺,合计被罚款11亿。近30万名婴儿成为题目奶粉的受害者,多名婴儿因此致亡。接着数十名高官因此落马。

(田文华,三鹿前董事长)

这场风波的程度很难说“绝后”,但在当时绝对“空前”。海外抢购奶粉潮兴起,以致2013年香港推出了奶粉限购令。

可是谁能想到,文章给简光洲带来的不是荣耀,而是千夫所指:你胡说什么,你为什么要诋毁一家生产“航天员指定牛奶”的优秀企业?

即便多年后,仍有人指责是他,让中国乳业进展后退了十年。他们根本不在乎,因肾结石的疼痛而大哭的婴儿。

简光洲说,他经常想起揪心的一幕,“一名几个月大的男婴被推进手术室时,他的爷爷奶奶坐在走廊的椅子上无望地痛哭,他的父母则拉着孩子的手怎么也不肯放下。这是怎样的生离死别?”

所以,他如实报道了,他觉着将来可以对自己的孩子说,当年爸爸没说谎言。

2012年,简光洲离开媒体圈,发了一个简短的帖子“所有的悲欢,所有的梦想,所有的忍受都是由于那份纯真的理想。好吧,我先撤了,兄弟们珍重!”

汤计:呼格吉勒图是冤枉的。

下面的这位胖大叔叫汤计,曾是新华社内蒙古分社编委、高级记者,也是最早报道呼格吉勒图案的记者。

1996年内蒙18岁青年呼格吉勒图被认定为一起奸杀案的凶手,案发仅62天便被枪决,9年后真凶落网,父母上诉却根本撼不动这件“铁案”。由于,当年的那批办案职员早已高升。

2006年,一名看管所的警察找到汤计,亮明身份后,交给他一份文件,转身就走。那是一份真凶的《偿命申请书》。

随后汤计开始了死磕真相的斗争,他直接发了内参,连续6篇,此外还有3篇相关报道,硬生生将案件推到全国人眼前。

《内蒙古一死刑犯父母呼吁警方尽快澄清十年前冤案》

《呼格吉勒图冤死案复核6年陷入僵局,网民企盼让真凶早日伏法》

……

2014年,案件再审沉冤18年的呼格吉勒图被宣判无罪,27名曾经的办案职员被追责。

得知消息,呼格吉勒图的父母抱着汤计大哭,上坟时母亲还跟孩子说,妈妈当年没有能力拯救你的生命,希望你下辈子过得没有悲伤。

马云龙:聂树斌妈妈的话,终于有人信了。

呼格吉勒图案与聂树斌案,两个同出一辙的案件。1995年4月25日,河北省鹿泉县的聂树斌因奸杀妇女被判死刑,两天后行刑。就算真凶王书金落网承认是自己所为,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与河北高级人民法院都坚持判决,你王书金跟聂树斌案无关。

知悉此事后,《大河报》的马云龙跟进此事,成为第一位报道聂树斌案的记者。

为此,他被《大河报》免职,随后他又辗转就职《河南商报》,继续报道聂树斌案,在2005年刊出《一案两凶,谁是真凶》。

那时互联网还不普及,《河南商报》影响力有限,马云龙的方法则是向全国报社一百多家报纸发稿件,同时附上八个字,不收稿费,欢迎转载。

2014年,最高人民法院把案件转交给了山东高法,终极在2016年宣判聂树斌无罪。

一件横跨20年的案件真相大白。聂树斌的妈妈曾说“我儿子连鸡都不敢杀,怎么会杀人呢?警察肯定是弄错了……”这话是真的。

今年8月25日,聂树斌父亲去世,带着儿子的无罪判决走了。

王克勤:《兰州证券黑市狂洗“股民”》《邢台艾滋病真相调查》《山西疫苗乱象调查》……

他是哥最敬佩的记者之一,《兰州证券黑市狂洗“股民”》把吸血的兰州假证券市场掀翻,160多人入狱,有人开出了500万买他人头的价码。

《河北“定州村民被袭事件”调查》 ,采访完后,他在定州市绳油村装扮成农民逃跑出来。

在南京调查强拆时,被40多人围困在一栋拆迁楼里整整5个小时。

……

2010年,《邢台艾滋病真相调查》中曝光山西近百名儿童注射疫苗后或死或残,当年他就说“假如山西疫苗事件得不到很好处理,类似题目会在全国不断重演。”结果大家也能看到了,这两年,山东屡次发生疫苗题目事件,长春永生更是惊呆众人。

在疫苗调查见报后,严查运动席卷全国,同时大家看到还有一则消息“中国经济时报调查记者王克勤对山西疫苗乱象进行调查,出稿《山西疫苗乱象调查》。但随后王克勤被免职,签发这篇报道的中国经济时报社长、总编辑包月阳调离原岗位。”

寥寥几笔,内容有万钧重。

顺便提一下包月阳。王克勤从2001年开始,他的一系列调查报道 《兰州证券黑市狂洗“股民”》、《透过土地交易黑幕》、《北京出租车业垄断黑幕》、《山西“煤毒”》《河北邢台艾滋病真相调查》、《山西煤窑真相调查》……都是这位包老头签发的。

你们记者往前冲,有雷我老包扛。

如今,简光洲已经转行,做起了品牌顾问。

汤计办起了公益基金。

70多岁的马云龙已经退休。

王克勤已经离开传媒行业多年投身公益,专职跟尘肺病较劲。

……

媒体圈有句俗套的话,铁肩担道义,只是道义的重量往往不是谁都能扛得住。这些在重大事件中,突破重重困难给弱者带来气力的人少了很多。

知乎上曾经出现过一个题目,“2017年最震动的数字是什么”,最高赞的评论说:中国的调查记者还剩175个人,比前几年又少了一百多个。

由于行业兴衰,或由于个人无奈的选择,优秀记者似乎俨然是稀缺物种了。

话说回来,看到记者的现状,再想想记者节的名号,还真有点尴尬呢。

文章标题:新闻哥:记者节,致敬那些曾经挺身而出的人

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badcatxt.com/p-41540.html

本文标签:腾讯 新闻哥 搞笑图文

免责声明:本站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如果给你带来不便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关内容。。

图文推荐